新闻中心
孩子沉迷网络游戏?看完这些照片他可能爱上大自然
孩子沉迷网络游戏?看完这些照片他可能爱上大自然
时间:2017-08-03 来源:未知 作者:北京新东方扬州外国语
2017-08-03 07:11 来源:智见 原标题:孩子沉迷网络游戏?看完这些照片他可能爱上大自然 看点:日前,手机游戏“王者荣耀”频频登上新闻头条,遭遇家长、老师、媒体、社会三百六十度立体环绕的口诛笔伐。沉迷于手机游戏确实对于孩子们的成长多有不利,但只是冰山一角,研究发现,过早过多的使用手机、平板电脑、电视屏幕,易导致孩子注意力障碍、语言和社交能力难以得到锻炼、影响儿童的自律能力的发育……与孩子们沉溺于电子产品相对应的是自然的缺失,正值暑期,如何让孩子们放下手中的电子屏幕,真正的走进大自然中? 自然摄影师郑洋在朋友圈是一位很酷的人,他是一位摄影发烧友,一路走来,对自然的热爱是他身上永远抹不掉的标签。现在的郑洋,也在做出一些努力,让更多的孩子爱上大自然,那么他眼中的大自然有着什么样的魅力?《智见》精选出20张郑洋自然摄影生涯中的优秀作品,也许看完这些照片,你也会爱上大自然,爱上博物旅行。 拍摄动物的爱好源于我儿童时期的生活环境,我小时候生活在北京郊区,那个时候北京的四环外相当偏远、荒芜,每年夏天到暑假的时候就和小村庄里的小伙伴们一起抓知了、烤蚂蚱、逮青蛙,这就是我们童年最幸福的事了,直到后来上学工作之后这些兴趣依然影响着我,一直影响到现在。 工作以后我把自己所有的假期拿出来,到国内的自然保护区、森林公园以及世界各地拍摄野生动物,当然了世界上动、植物门类众多,我只对一部分情有独钟,从刚开始玩儿虫子,到后来喜欢野花,再后来迷上蛇, 现在更加喜欢哺乳动物。 对于自然摄影师来说,每一张照片都是经过精心设计的,我会跟大家分享一些在野外拍摄的技巧和构图的手法。对于自然摄影来说,需要注意几点: 第一,拍摄的生物是否有故事可以讲。 第二,拍摄的生物够不够美? 我们可以通过这两点来综合考量、选取拍摄对象,很多人在野外见到好看的事务就随手用手机记录下来,但是对于自然摄影师来说不是这样。 例如,这种华北耧斗菜是在五、六月份的北京亚高山草甸上非常常见的一种野花,开放的时候非常的漂亮。因为它的花枝是下垂的,如果从人们正常的视角,也就是俯视的角度看过去只能看到它的上半部分,却看不到花蕾。那我就躺着反向拍,我拿着相机,同时另一个要拿着闪光灯四处去找光位。 这张照片的拍摄时间是当天下午四点,也就是说太阳光已经不那么强了,太阳的光线把花瓣“打亮”,同时我会用闪光灯把花蕊的部分打亮,最后呈现出来的就是这样一张照片,所以自然摄影队摄影师的要求比较多。 我还喜欢追寻一些中国特有的、有故事的动植物进行拍摄。绿绒蒿是我国西南山地最知名的一种野花,生长在海拔三千到五千米的地方。很多欧洲的博物学家曾都来中国采集活体或者标本带回去,现在英国也能看到一些绿绒蒿的品种,但是现在国内很多人并不知道绿绒蒿其实是距离天堂最近的一种野花。 假水晶兰是一种比较少见的腐生植物,整个植物没有任何绿色,所以它不需要任何光合作用,页面生长出来的主要目的是开花和传粉。有人会提出这样的疑问:它不进行光合作用,怎么来汲取营养呢?其实假水晶兰可以从地下汲取到足够的营养来完成开花和结果的工作。 毛缘毛杯菌也是生长在雨林深处的一种菌类,这种菌类立起来的时候像一个红酒杯,所以我就从正面拍摄。但是有一点比较尴尬,由于相机没有翻转屏,拍摄的时候我尽量的把我的角度放低,结果一半脸在泥水里面,另外一半脸被蚊子叮咬,但是拍摄的时候我会排除干扰,只为了完成这一个镜头。 这是马来西亚非常知名的一种甲虫,南洋大兜虫。 这只红色箭螳也是在马来西亚的保护区里面拍到,这只箭螳的旁边其实是一棵香蕉树,它是倒挂在香蕉树的花上,捕食路过的一些小型的鸟类和昆虫,非常有意思。 兜型花金龟也属于世界上非常珍稀的昆虫,但是这些昆虫对摄影师来说不利于摄影,很多人拍完绿色的花金龟之后会发现颜色不对,为什么呢?因为拍摄这种昆虫不能用闪光灯,绿色的花金龟遇到闪光灯马上就会变成金黄色 。拍摄这张照片时,因为当时没有反光板,我让同伴去食堂拿了一个很大的帖锅盖,拿着铁锅盖让太阳光反到甲虫身上,我再借着反过来的太阳光去拍。 这是雨林中的巨型马陆,其实很多地方包括北京也有马陆,但是雨林中的马陆要大得多,有些可能会达到一个成人手臂的长度。 我非常喜欢蛇,也非常喜欢在各地拍摄蛇类,这是一只福建竹叶青蛇,福建竹叶青在中国的竹叶青蛇里面是最好看的,它的眼睛是深红色,非常漂亮,所以自然摄影师会特意找一些物种来拍摄,以达到最好的效果。 我离得有多近?不到十厘米。很多人第一反应是你害怕吗?有没有被蛇咬过?其实被蛇咬是经常的事,但是对于自然摄影师来说毒蛇是比较好拍的,因为毒蛇它不会跑,而无毒蛇见到人的第一件事就是逃跑。 这是在新加坡拍摄的韦氏铠甲蝮蛇,它的毒性只相当于被蜜蜂蛰了一口。 这个是在广西拍到的玉斑锦蛇,也是用广角镜头拍摄的,距离相对比较近。 因为非洲有一种著名的蛇曼巴,它的嘴里是黑色的,而这只蛇嘴里也是黑色的,所以拍这个蛇的时候我害怕了。当时绿林蛇在中国还没有成熟的资料,而且它一直处于威吓的状态,我们只能远远的拍了两张就撤了。 这个是在斯里兰卡拍的十字纹泛树蛙,因为夜里睡不着觉,就跑到外面拍照片,结果还拍到了一些自己比较满足的作品。 这是婆罗洲绿扩嘴鸟,我自己对色彩非常感兴趣 ,所以会拍一些特别能抓住人眼球的小动物。除了在野外的拍摄,为了完成工作我也会在动物园完成一些拍摄。 这是一只飞翔的蓝孔雀,也是在斯里兰卡拍的。我去过斯里兰卡很多次,拍摄过很多次孔雀,最后得出一个结论 :不飞的不拍,雌孔雀不拍,不开屏的不拍。 在斯里兰卡,我们还拍了一些飞翔中的挂线鹦鹉,做自然摄影到后面的阶段会更加注重对物种的追求和对动物状态的把握。 我们在斯里兰卡观看蓝鲸,正好蓝鲸喷出的水雾被光线照出了一个彩色的纹底,非常的漂亮。 这是在南非拍到的岩蹄兔,谁会想到它竟然是大象的亲戚! 孟加拉虎,这个是在印度拍到的,14个月的一只雌性虎。 这个不是非洲狮,亚洲也有狮子,仅存的亚洲狮生活在印度,目前仅有300头,能见到它的概率非常低。 看完这些照片你可能会发现和自己拍的作品有一个本质的区别:视觉冲击力非常强。在拍摄过程中,我会更加注重视觉上的要求。 在日常生活中,我非常喜欢看《美国国家地理》因为它的摄影风格独树一帜而且成惯性,如果你喜欢某一个摄影师,你就可以一直关注他的照片。这样的阅读让我汲取了很多的灵感,如果大家想要成为一名摄影师其实不难,所有的摄影技术讲一个小时你可能就懂了。但是想要形成自己的摄影风格,就需要几年、十几年的积累才能做到。在初期学习的阶段,建议大家找一些摄影大师的照片,每天看一百张反复的看。当你看到一年时间以上的时候,你会觉得这些大师的摄影构图和摄影理念你已经完全记住了,那你就可以把他们的理念融会贯通,形成自己的风格,当我们不知道如何创作的时候,我们一定要先学会临摹,在临摹的基础上把自己的风格做出来。 希望小朋友们出去多接触一些自然环境,多接触一些动植物,这对他们的成长非常有帮助。我觉得自己现在的想象力与创造力也和小时候接近大自然的成长方式有很大关系。此外,对于自然来说,人类非常非常的渺小,在你不了解它的时候,一定要保持一颗敬畏之心! 本文来自针对儿童及其家庭策划的TEDxKids@Xueyuanlu活动,本网教育《智见》独家原创稿件,未经允许谢绝转载!本文图片由自然摄影师郑洋提供,未经允许谢绝引用! 智见介绍:本网教育原创账号,给家长和教育工作者介绍适用于7-16岁孩子的素质教育课程及实践活动特色,帮助孩子拓宽国际化视野,提高软实力。在这里你可以触达百余位知名专家的教育理念和实操方法,让你在陪伴孩子成长的路上不再孤独! 责任编辑:


上一篇: 新高考下学校如何开展生涯规划教育?
下一篇: 厦门海沧实验中学开展职业生涯规划课